1-0

2018多事之秋,中共運勢急轉直下:從中美貿易戰說起

最近中共可謂諸事不順,與美國的貿易戰處於被動地位,在國際上處處碰壁,國內也出現政權不穩的跡象,習近平的滿手好牌現在快打爛了,與去年不可同日而語。大家還記得,去年4月川習會首次登場,中美關係達到川普上任以來的高峰;10月中共召開十九大,習近平大權在握,軍改完成,廢除接班人制度,習派人馬全面上位,強人集權的習時代開始;11月川習會在北京再次登場,中美關係延續4月川習會以來的好勢頭;習近平可謂躊躇滿志,強國夢一步步實現。

2018中美貿易戰

然而時序進入2018年,一切似乎都變了。2018年1月,川普政府指出當年美國支持中共加入WTO是個錯誤;1月底美國啟動201條款,對洗衣機、太陽能電池及模組課徵防衛性關稅;3月初啟動232條款,課徵鋼鋁稅;3月底啟動301條款,將對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4月初川普表示,由於中方的不公平報復,已要求USTR(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考慮再對1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301關稅。

4月中旬,美國商務部祭出「中興禁令」,指中興通訊未履行去年的司法和解協議,決定將中興列入高科技出口管制清單,禁止其購買美國的零件及服務,禁令為期7年。消息一出,中興立刻進入休克狀態,奄奄一息,晶片備貨只夠一個月產能,產線停擺,國外大客戶紛紛準備向中興提出解約與賠償。我認為,這是中美貿易戰的轉捩點。這一擊,擊中中共軟肋,把中共打得顏面掃地,有苦說不出,中共的科技實力也赤裸裸攤在陽光下供人檢視。幾天之後,中共官方大肆宣傳的記錄片《厲害了,我的國》在大陸突然全面停播,有中國網友表示,中興事件顯示「我的國」並不厲害。

6月12日川金會登場,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將朝鮮當作與西方世界打交道勒索的重要籌碼,這回中共被晾在一邊,只能敲敲邊鼓,眼看美朝建立新關係。(至於朝鮮棄核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目前還很難說,但金三胖若真以為能在川普眼皮底下耍花招,那就得吃苦頭了,此是後話。)中共在朝鮮問題上沒有認真幫美國,我認為這是川普不再對中美貿易關係手下留情的主要原因,而川普與金正恩會面、美朝建立直接對話管道,則使川普對如何處理朝鮮問題心裡有了數,不再仰賴中共合作。

7月6日,美方根據301條款向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生效,同日中共報復性加徵同等數額的關稅。但中共官媒一改先前「奉陪到底」的狠話,開始放低調門。因為美國2017年進口的中國商品有5000億美元,而同時期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只有1500億美元,中共實在沒有多少籌碼可以「奉陪到底」。理虧在中共,若是中共採取關稅以外的非正規手段報復、例如刁難在中國的美國企業,則將加速外資自中國撤離,若放手讓人民幣貶值則後果難料。總之中共沒什麼好牌可打。7月10日,川普政府公布一份清單,將針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10%,最快9月實施。

在7月16日至17日舉行的中歐峰會之前,中方多次表示希望歐盟和中共結盟反對川普的貿易政策,但遭到歐盟官員的明確拒絕。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卡泰寧(Jyrki Katainen)表示,川普政府對中共採取的貿易行動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北京長期以來通過不公平的手段對待與美國的貿易,歐盟在中美爭端中不會跟中共站在一起。

7月25日,川普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進行閉門會談,雙方發表聯合聲明,同意在非汽車類產品領域實現「零關稅、零補貼」;接下來,雙方將共同對抗不公平貿易行為,包括「被迫進行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竊取」和「生產過剩」等問題,以及對世界貿易組織WTO體制進行改革。而此前一週,日本已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表示,美國打算在8月底之前,啟動與日本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美日歐同盟的自由貿易體系儼然成形。

8月1日,川普政府發表聲明,擬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將從10%提高到25%。8月3日,中共官方也宣布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5%至25%不等的關稅。從7月6日美中同時互徵等值340億美元商品的25%關稅,到這次中共大幅減少徵稅商品金額(2000億對600億美元),可以看出中方籌碼已所剩不多。另一方面,美國股市交易熱絡,經濟復蘇,失業率履創新低;中國股市則在貿易戰的陰影下不斷下跌,8月2日剛失去全球第二大股市的頭銜、2014年以來首次讓位給日本股市;人民幣匯率3個月以來跌幅超過8%,照這個速度一年將貶值32%。

中美貿易戰還在進行中,但我認為勝負已定,只是時間快慢、如何收場的問題。

2018中共外交困境

「一帶一路」是中共通過融資亞洲、東歐、非洲的重大項目,擴展其全球影響力的計劃,然而許多國家逐漸意識到,中共的融資建設背後潛藏著更大的野心。去年12月,斯里蘭卡因為無力償還沉重債務,正式將戰略港口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移交給中共,租約長達99年。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3月4日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與中共就「一帶一路」簽署協議的68個國家中,有23個國家被發現已經有相當高的債務風險,其中包括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是面臨風險最大的國家。而塔吉克由於無力償還,2011年中共統一免除其債務,以換取有爭議的領土。

今年5月,馬來西亞發生首次政黨輪替,政治變天。新上台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宣布,取消籌建中的新加坡至吉隆坡高鐵項目,並重新談判東海岸鐵路。這兩個曾由馬國前總理納吉極力推行的超大型計劃,資金都來自「一帶一路」,這對中共造成很大打擊。不僅如此,斯里蘭卡也因加大對與中國交易的審查,使中國和斯里蘭卡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陷入了僵局。另外,尼泊爾政府宣布收回原計劃由中國三峽集團開發的水電站項目並自行建造,這是尼泊爾第二次收回中國承建的水電站項目。去年11月,巴基斯坦也拒絕了中共對迪阿莫巴沙大壩工程的資助,改由巴方建造該水壩。而西方大國對中共的一帶一路更是持懷疑態度,去年年中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德國、法國、英國等代表拒絕簽署會議中與貿易相關的文件。

6月28日,澳洲參議院壓倒性通過了《反外國干預法》法案,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說,需要這些法律來制止中共和其它國家干預澳大利亞政府、媒體和大學。該法案的起因,是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於2016年動用總理辦公室和澳洲安全情報組織的資源,委任製作的一份報告。經過一整年的調查之後,澳洲政府發現,中共在過去10年來試圖通過政治獻金等手段影響該國各級政府的政策,並取得接近這些政府的機會。此外,中共也試圖影響澳洲的媒體和學術界,成為最令澳洲擔憂的對象。正是本次調查讓特恩布爾在2017年12月提議立法,以反制間諜活動、外國政治捐獻和外國干預。該法案遭到中共的強烈反對。然而特別令中共惱火的是,特恩布爾還用中文說「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呼籲澳大利亞人捍衛自己的主權。

中資大量湧入也讓德國官員十分擔心。今年4月,德國情報單位聯邦憲法保護局局長馬森(Hans-Georg Maaßen)在柏林舉行的一場會議上表示,對中資併購「感到憂心」。馬森表示,中共顯然改變策略,透過合法併購取得科技和技術,對德國的領先地位造成威脅,「把整家公司買下來,就不需要再刺探了」。提防中資一方關鍵技術流失,在德國政壇已經達成共識。去年7月,德國針對歐盟以外企業投資「敏感基礎設施」實施新規定,持股只要超過25%,政府就有權在審查後加以否決。德國還阻止了中共國家電網入股德國電網的努力。

7月6日,新西蘭國防部長馬克(Ron Mark)發布的最新《戰略防禦政策聲明》,直言不諱地指出了來自中共的威脅。「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的強大壓力不僅威脅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且對新西蘭構成前所未有的威脅。」時任代總理彼得斯表示,雖然中共對新西蘭的新戰略表示不滿,但新西蘭會堅持獨立的外交政策。

8月1日,美國參眾兩院以壓倒性票數通過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堪稱史上對中共最嚴厲的國防授權法。該法案加強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審查外國投資的權力,這被視為防止中共獲得美國先進技術;禁止美國政府部門使用華為與中興兩家公司的產品,也禁止與美國政府有業務關係的實體這樣做;限制設立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中文項目,申請美國國防部資金;禁止中共參與26國環太平洋軍演,直到中共停止南海軍事化;加強與印度和台灣的防務聯繫,包括強化台灣的防禦軍力。法案以40年來最快速度,獲得兩黨議員的廣泛支持而通過,美國商界也不再反對不利於中方的行動。

以美國為首、對中共形成合圍之勢的國際新秩序已然出現,這個趨勢將會越來越明顯。

習進平與中共命運

中共在中美貿易戰處於劣勢,習進平與中共現在可說是進退維谷。硬打嘛,沒什麼勝算;示弱嘛,會被政敵抓住把柄,甚至危及中共政權。前一陣子,中南海出現一些詭異現象,政變傳聞甚囂塵上,現在雖然暫時壓下來了,但習進平的危機並未解除。究其原因,是習進平把自己綁在了中共這條船上。

物極必反,世事的變化有其規律。我認為2018將是中共運勢急轉直下的一年,再起機會渺茫,時間將證明我是否所言不虛。至於習進平呢,若是能順天應人,清理江澤民、曾慶紅這幫惡貫滿盈之徒,拋棄血債累累的中共,則將成就不世之功。若是貪戀權位,抱著中共不放,則將在黨內鬥爭中與中共同歸於盡。上天給他的機會還有,只是不多了,時間不等人。「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不管怎樣,我還是希望他能有好的結果。

6筆討論 回應文章
Wan-Chieh Pai1年6個月

"江澤民、曾慶紅這幫惡貫滿盈之徒"怎麼說?你如何做出這番評價的?

Arthur Liao1年6個月

如果你稍微了解一下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遭到什麼樣的迫害,就會明白我為何如此說。非法關押、酷刑、迫害至死、甚至活體摘除人體器官……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有一篇報導:「令人膽寒的,是它持續在發生」歷時八年的活體器官摘除全記錄——《活摘》,採訪2015年皮博迪獎獲獎紀錄片《活摘》導演李雲翔:

被問起到底是甚麼原因讓他能夠擁有超越恐懼的勇氣,李雲翔導演沉默了一會,接著,以平靜堅毅的語氣說道:「覺得『活摘器官』這件事本身,不論是它涉及的方面,或者是它的嚴重程度,都觸及到人類良心的底線。它不是一個政治話題,也不是信仰話題,而是一個反人類罪。」社會上發生的事件,有些是政治問題,有些是對信仰產生不同的見解,但不管是在何種政治體制之下,或者傾向何種宗教信仰,把良心犯的器官活體摘除後拿來牟利,這個行為遠遠超過了政治、信仰的界線,而已經是一個滅絕種族的行為,是反人類的罪行。既然是反人類罪,那身而為人的我們,是不是能夠用自己的做法,盡己所能,讓更多人能知道器官活摘這件恐怖至極的事?

《活摘》這部紀錄片我看過,可能因為版權的關係,網路上找不到。這段YouTube上的預告片能看到一些片段,也夠怵目驚心的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_roXlKeYdc

活摘器官這件事遠遠超出人類道德的底線,操縱這樣的事情系統性、大規模的發生,只能是惡魔幹的。

Wan-Chieh Pai1年6個月

我雖然沒有看過這一紀錄片,對中共政權歷來的罪行,特別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獸行也略有所知。不過我傾向認為這些罪行是中共政權的本質使然,而不會把它們和特定領導人的品行關聯在一起。換句話說,我認為如果當年是習進平坐在江澤民、曾慶紅的位子上,這些事一樣會發生。無關道德,只關乎他們所結成的利益共同體結構。

Arthur Liao1年6個月

不過我傾向認為這些罪行是中共政權的本質使然,……

這話也有幾分道理,中共的本質是這些罪行發生的主要原因,不過個人的選擇仍對個人命運、以至受迫害的群體起到關鍵作用。辛德勒是納粹黨員,卻拯救了許多猶太人;相反的,那些納粹德國領導階層的人在戰爭期間犯下的罪行,並不能以他們受到納粹黨控制、身不由己為由逃避制裁。古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大規模迫害,始於暴君尼祿,此後300年間,許多羅馬皇帝都延續著這場迫害,但同為羅馬皇帝的君士坦丁卻結束了對基督徒的迫害。

當年中共領導階層對迫害法輪功並沒有共識,事實上,當時的中共政治局七個常委除江澤民本人外,其他六名常委李鵬、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胡錦濤、李嵐清都反對迫害法輪功。原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一直強烈反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他在2015年6月臨終前表示:自己可能看不到法輪功被平反的那一天,但堅持自己在1998年的表態「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並提出一個要求,不允許江澤民參加自己的遺體告別。

1999年4月25日,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曾妥善處理過法輪功學員4‧25上訪,並受到國內外一致好評。胡錦濤曾委託妻子向胡錦濤清華大學的修煉法輪功的同班同學傳遞過問候;在江澤民準備在全國擴建六一零辦公室時,胡錦濤也曾以經費開支過大為由表示過不同意見。原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任期內曾幾次提出平反法輪功,尤其在2012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常委會研究處理薄熙來的問題時,溫家寶又提出借處理薄熙來事件將法輪功的問題也一起解決了,但是受到江派常委周永康的強烈反對。總之迫害法輪功並非中共領導階層的共識。

Joshua Shih1年6個月(更新)

世界局勢的確有很大變化。2008年之前,世界各國為了做生意,大批資金和人才湧入中國大陸,創造出中國大陸欣欣向榮的局面。

而自從2015年以來,各國資金和人才卻是朝向撤退的方向在走。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中共的外匯管制日趨嚴格,讓商人懼怕錢賺得再多,如果匯不出來,那終究也是一場空。

各國商人檯面上為了怕招惹中共引致報復,不敢直接做大規模的撤資和遷廠。但私底下由各種非官方管道流出的資金,金額數量非常龐大。台灣股市這兩年的熱絡,據說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台商資金大批回流造成的。

川普對中國產品課重稅,雖然並非中共衰弱的主因,但確實是致命的一擊。此舉將加速台商生產線遷移至東南亞,甚至回歸台灣,因為如果繼續從中國出口產品,那高額的稅金,會讓本來已經微薄的利潤變成無利可圖甚至虧錢。


Arthur Liao1年6個月

我覺得川普實在很神奇,使出的招數經常出人意表,卻又簡明有效。對比以前美國及其他西方世界的領導人,中共這回真的遇到剋星了,也是中共氣數合該將盡。